重言

♡杰园de短篇♡
♡长篇的会较少♡
♡偶尔吃下其他cp♡
♡随缘更新不会弃号♡
♡拜托大家爱我嘤嘤嘤♡

【原创】 怒潮


        她本以为能带着微笑死去。

        在透明澄澈的海底,珊瑚随着水波摆动着。滑稽的小丑鱼绕着它们游来游去,是一派平静有趣的场景。她好像打破了画面——嘴边溢出颇多气泡,在水中女孩的脸色苍白,眼睑遮不住明亮的目光,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身后传来模糊的声音,一声一声,低沉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她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晰,顾不得回头去看,一股力就抵上了她的后背。

        直到她被推上海岸。

        重新感受到潮湿冰冷的空气,她睁开眼,对自己还能自如的呼吸感到不解。一片鱼鳞轻轻地黏在她湿透的衣裳上,深蓝色的,流转反射出淡淡的光,还有一些透明。

        还有温暖的潮水,轻轻冲洗着她嫩白的脚底。

这就是我嘤嘤嘤

阿季:

有点像……?

绝顶呱呱在线呱唧呱唧:

是我!!

阿部chachar:

没错是我本人了,旁友们看到我渴望的眼神了么有??

江離:

是我 渴望版聊

山有呦兮。:

我本人了!!!!

大常˙Ꙫ˙:

😳

沈S:

是这样的Σ>―(〃°ω°〃)♡→

息 澈:

呜呜呜是我本人无误了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第一次在lof被人表白
看到“永远的基友”就知道是谁了
傻孩子
老子爱你
@阿季

第五人格表白墙:

1953.
被表白人: @重言

分手

  很早前的旧稿
  因为某人说要发邦信所以翻出来了

复古的街道来来往往的喧闹的人群,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赤发男人拖着行李箱走过。

韩信还记得,刚来这里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少年吧。痴痴的笑了,伴随着几滴泪水落下。韩信真是恨透了人是个会流泪的生物。

不知何时,韩信已经走到江边了。他还记得,那天夜晚的繁星有多亮,还清晰的记得耳边的告白。低着眼帘,毫不犹豫的摘下右手无名指的戒指。丢下江。

又是穿过一片人群,回到自己那个冰冷的公寓。掀开地毯拿出备用钥匙开锁,脱鞋,洗手,做饭。韩信感觉自己又回到从前三点一线的生活,公司公寓酒吧

盘腿坐在床上,打开笔记本想着手完成整个季度的业务。屏幕亮了起来,是他和刘邦的合照。真是刺眼。韩信想着,合上笔记本。换了身衣服,穿鞋。

酒吧依旧是弥漫着迷乱的气氛,坐在吧台,指尖有下没下的敲打着木质的桌面。

“伏特加。”

“一打对吗,先生。”

点头,视线又开始在周围乱扫。像是随意的一眼,却看到一抹紫色。自己再熟悉不过,敲打桌面的指尖早已停下。

“先生,你要的。”示意服务生可以走了,拿起隔壁的开瓶器。伴着铁盖的翻起一声,之前服务生送过来的酒杯被韩信倒扣在桌上。一瓶又一瓶,意识却是越发清晰。

韩信眯起眸子,就这样空洞的盯着刘邦的动作。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空洞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

在人群中玩得疯癫的刘邦似是察觉到视线,松开揽住身边佳人腰肢的手,往视线的方向望去。显然也是看到那熟悉的殷红,有些楞,明明自己已经走的很远了。

人群的喧闹像是游戏里一样,仿佛被屏蔽一般。隔着有一段距离的人们,互相对视着。不过是一人是空洞无神,一人是不可置信。

起身,把拿好的钱压在吧台上,直径走出酒吧。刘邦无心再管身边的美人,直直的冲出酒吧找韩信。一出门,就看到韩信倚在墙边。

从风衣的口袋抽出一包烟,低头叼住一支,把烟放回口袋,手掌微微拢着打火机的火光点燃。韩信叹了口气,微苦的尼古丁刺激着神经。

“我记得你不会吸烟的,韩信。”刘邦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人无比熟练的动作。

空气中的气氛有些凝固,

“呼…”韩信缓缓吐出一串烟圈,烟雾让刘邦看不清韩信的表情“我不但会吸烟,也会喝酒。时间貌似挺长的了。”韩信有些漫不经心。

“韩信,我…”韩信做了个手势,刘邦也识趣的沉默下来。

“既然分手了就没什么好讲的了。分手还是你提的吧,那更没必要跟我搭话了。别弄得好像是我提的分手。”还是熟悉的笑声,在吞云吐雾中有些凄凉。冰冷,没有一点感情。这是刘邦耳中的笑声。

“哦对了,”像是想起什么,韩信从口袋拿出一串钥匙丢给刘邦“从此分别,各位路人。”说着,韩信转身离开,往后招了招手。

无声,俩人相背离开。刘邦回到家,用韩信给他的钥匙打开的门。钥匙仿佛还带着余温。回到房间,刘邦无意中打开床头的木柜。柜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是静静的躺着一张纸。

‘别忘了吃饭你有胃病 晚上睡觉要盖好被子别着凉 我不能每天看着你了 所以你要照顾好自己’

韩信无力的打开家门,望着黑暗。沉默,换上睡衣,静静地躺在床上。眸子开始发酸,眼眶红红的。泪水浸湿了枕头。

两人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城市,不同的地方,想着对方。

但是他们没有去寻找对方。

因为他们分手了。

——END

犯罪

特工杰x间谍园
艾玛归杰克,ooc归我

输入代码的声音在偌大的情报室里格外明显。
过了一会,电脑前的女孩脸上浮现笑容,屏幕上显示了传输数据的百分比。

不过这份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fuck”女孩咒骂了一声,目光紧紧地盯着门口。

门把手被转了一下,门外的人看来是发现了不对。

她立刻转身从房间的窗口爬出,轻盈地跳到旁边的窗子上,从这里可以看到门外的人想做些什么。

那人穿着白色的衬衫,薄荷绿色的包臀裙,棕色的长发被束在医疗帽里。

她眯着眼,认出了那人是谁,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白色的面具带上。

求生者基地的医疗部部长艾米丽小姐。

艾米丽见情报室的门被锁着,顿感不妙,想要按下一旁的警报器。

女孩立刻破窗而入,一手擒着艾米丽那只想要按下按钮的手,一手紧紧握住那拿着匕首想要刺向自己的手。

艾米丽立刻反应过来,抬腿一踢,不料被女孩按住双肩借力从自己的头上以一条优美的弧线翻到了艾米丽的身后,还没等她转过身来一记手刀,倒在了地上。

艾玛看了倒在地上的艾米丽一眼,迅速的从窗子爬出,跳到情报室里,拔走已经传输好文件的U盘,从窗中跃了出去。

她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血瞳的高瘦男人扶起艾米丽炯炯对着自己的目光。

——求生者基地最高指挥官办公室

整个求生者基地的核心人员都集中到了这里。

奈布铁青着脸,手指微微弯曲,在桌子上轻扣了几下。

“为什么关于基地核心的情报会被盗取?”他的语气依旧平静,愤怒被他隐藏得很好。

如果忽略桌子下那只已经暴突青筋的握成一个拳头的手的话。

杰克慢慢开口:“我去的时候艾米丽已经被打晕在地,袭击者已经逃跑。现在她已经醒了过来,在医疗部休息。她说来者一身黑衣,是名女子,身高约165,她在与艾米丽发生冲突时带上了面具,因此没看到她的脸。”

还没等奈布说话杰克又接着说到:“长官,我先去部署安保了。”说完便走了出去,留下一大屋子的人。

他整个人靠在墙边,双手无力地下垂,血红的眸子里尽是悲伤与怀念。

艾米丽没有告诉杰克一件事。
杰克也没有告诉奈布一件事。

他们都看见了那个女孩碧绿的眸子。

END.





今天的重言和阿季依旧没更新

emm最近有一点点灵感,看看明天能不能码完?
阿季小朋友 @阿季 的一篇半的车……看来是无望了
几天没更新了几天没更新了
死不更新二人组
尴尬无赞无评论日常集了解一下emm

啊啊啊怎么办我越来越爱杰克了
今天两局旧装医生
第一局碰到一个杰克淘汰了两个园丁
我就突然圣母
盲女出去后我想:不放园丁的话医生应该也是上椅子吧?
我就想去当圣母送人头
结果他把我锤倒然后走了圈红地毯把我送出去了!!!
接着第二局还是一个杰克
我开局破密码就心跳
我以为我要凉凉
谁知道那个杰克就一直守在我旁边看我破密码!!!
也不抓人了!!!
他有时候无聊就玩涂鸦,我在破译没有校准时也跟他玩涂鸦。
然后开门了
三个人跑出去还剩我
没错我又想圣母了
我就站他面前让他捶我然后上椅子
他依旧不捶我!!!
一直在故意空刀!!!
我知道他想让我走了所以我就走了
这两个杰克简直天使啊天使
我爱他们♡

织网人和被网者

#如果小可爱想要的话这可以是个中长篇?#

艾玛觉得自己的人生很悲催。

有自己的游戏除了抓一放三就是抓一放三,而且被抓的那一个永远是艾玛。局局转角遇见爱,分分钟上演监管者再爱我一次。

今天这局好巧不巧遇到的就是最近增强了的杰克。

话说艾玛一直没有遇见过杰克。
应该可以赢一局吧???

“哐”游戏开始

开局居然就在密码机旁?
艾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
以往自己开局不是在一个跑十分钟都不见一台密码机的地方要不然就是跟监管者捆绑出现。

艾玛开始破密码了,她发现今天破密码也是异常的顺利。
艾玛再次不敢相信自己。
自己破密码不是校准时校准条滑过得贼鸡儿快要不然就是校准的地方才有精确校准的一半。

“啊!”有人倒地的声音响起,艾玛下意识一看,远处的薄雾缓缓升起……奈布和玛尔塔一起倒地?

开什么国际玩笑?
虽然说红教堂板子少但也不至于吧?
人皇玛尔塔有遛不动的时候?
皮皇奈布有皮断腿的时候?
真是活久见。

艾玛这样想到,就看见艾米丽的残影在向玛尔塔和奈布的方向跑去。
有艾米丽去救人应该能救回来……

“啊!”艾米丽倒地。

艾玛觉得脸上真疼。

加紧破完密码,急急忙忙往艾米丽的方向跑去。

奈布和玛尔塔是军人,应该能撑久一点。
现在先去把艾米丽救下来。

浓浓的大雾模糊了艾玛的双眼。
她在大雾中艰难地行走,朝着记忆中艾米丽的方向走去。

一定要赶上啊。

“咻”三把椅子几乎同时飞天。

艾玛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被浓雾笼罩的天空,浓雾依旧在不停的扩大规模,几乎已经蔓延到整个红教堂了。

浓雾带来的压抑感和没能救下同伴的内疚感在艾玛的内心中蔓延,心开始微弱的跳着。

怎么办……
自己真垃圾……
连同伴都救不回来……

无助感一下子在艾玛的全身流淌。
心跳一直在微弱的跳着,似乎在注视着这一切。
艾玛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她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

“砰 砰 砰”心跳渐渐加快,却依旧没见到监管者的影子,甚至连红光都没有。

冷静……艾玛你要冷静……
呼……
艾玛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

好多了。
艾玛站了起来,看了看周围。
虽然说心一直在跳,但是四周没有监管者的影子。

艾玛冷静的想到。

这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杰克在周围但是没有找到自己。
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他可是连奈布和玛尔塔都抓得了的人。
那么只有第二种了。
他在看着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手。
可能是在欣赏猎物流血而亡之前的垂死挣扎?
艾玛不会让这件事发生。

她跑进旁边的仓库,借着窗户绕着走,心跳很快就停下来了。
艾玛打开了两个箱子。

橄榄球?不错。

心跳继续响起,这次愈发猛烈。
她警惕的抓着橄榄球,朝四周望去。
眼前的浓雾渐渐聚集,显出一个瘦高男人的身影。

那人带着象牙白面具,手上的利爪寒光凛冽。
虽然他带着面具,但艾玛还是能感受得到他那玩味的眼神和似笑非笑的神情。

艾玛非常不喜欢这种表情。
她拿着橄榄球冲了出去,杰克果然躲开了,艾玛借机冲了出去。

心跳还在一直跳,身后的男人还在阴魂不散的跟着。
冲了一定距离后,橄榄球的耐久没有了。
心跳却一直跳着。

Fuck
艾玛暗骂一声。

杰克瘦高的身子已经到了跟前,爪子即将落下
抓了个空。

艾玛手上带着护腕,边跑着边向身后的杰克做鬼脸:“哈哈哈细竹竿,打空的感觉怎么样?”

杰克好像没听到似的,依旧穷追不舍。

这家伙。
艾玛暗暗摇头。
纵使是有护腕也不能这样追下去啊

杰克又一次闪到跟前一爪子,艾玛一个反向走位再来一个护腕冲刺完美躲过。

艾玛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蛇皮走位。

就在艾玛得意忘形时,她没看眼前的路。

“砰”的一声,她撞到了墙,身后的杰克直接堵上来。

我敲。
皮断腿了。

艾玛看着在自己眼前的杰克,那人也不抓她,缓缓开口,低沉磁性的声音传进艾玛耳朵:

“亲爱的艾玛小姐,地窖在您的后方五十米处。”

“和您一起游戏很开心。”

“希望我们下次再见。”

艾玛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看着杰克。
这人有病吧?送上门的求生者不要?

艾玛急忙站起来向地窖跑去。

不过……他人还挺好的。
就一点点好。

杰克看着艾玛跳下地窖,把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绝美的脸上满满是不舍和喜欢。

能见艾玛一面再让她逃脱,也不枉他费尽心思把艾玛往地窖的方向追。

反正……她终究会是自己的。


艾玛不知道的是,自己从跳进地窖就已经被一张网网住了。

织网人叫杰克。
网的名字是爱。



裘克被庄园内某两人夫妻双打?!

杰克向艾玛求婚了。

小姑娘笑得那个甜呐,像吃了蜜一样。
小伙子跪得那个认真呐,像拜祖宗一样。

“我亲爱的艾玛小姐,你能把你的下半生交给我吗?”杰克拿着钻戒,跪在地上对艾玛说。

雏菊样的钻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将艾玛惊喜的表情映成了喜悦,将众人的祝福映成现实,将众人的偷笑悄悄隐去。

“当然……可以”艾玛笑着,把手伸了出来。

笑着笑着,忽然就有了泪水。

雏菊样的钻戒带在了艾玛左手无名指上,让她的手指更显修长。

“呜……”艾玛忽然就哭着抱住了杰克。

“艾玛?怎么了?”杰克有些慌张,他从未见过艾玛哭的那么伤心。
“呜呜呜……杰克……你个大笨蛋……哪里有求婚双膝跪下的……像拜祖宗一样……”艾玛在杰克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哭着哭着又变成了笑着。

杰克疑惑:“嗯?难道不是吗?”
艾玛猛地抬起头:“难道是吗?”

杰克看看周围,自己要找的人不知道去哪了:“我问了裘克,他说求婚是要双膝跪的啊。”

爪爪杰的日常懵逼。

杰克和艾玛环顾四周,里奥笑得趴在了瓦尔莱塔的身上,美智子笑得连折扇都掩不住,艾米丽和奈布也在一旁偷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不好玩啊”狂妄的笑声从远处传来。

这是裘克的笑声。

等一下
杰克和艾玛好像明白了什么。

杰克把缠在异变的手上的绷带拽开了。
艾玛向里奥借了脆脆鲨。

远处的裘克感觉不妙。
他感觉到了杀气。
两股极其浓烈的杀气。

裘克:完了完了皮断腿了
杰克:不止断腿那么简单
艾玛:监管者里再也没有裘克你了
裘克:卧槽???你俩什么时候来的???

惨叫声响彻庄园。
目击者乌鸦表示太血腥了。

第二天裘克没有来上班。






一些小梗

里奥小时候
里奥:爸爸爸爸,为什么要争第一啊?
里奥他爸:傻孩子,世界上第一高的山是什么?
里奥:珠穆朗玛峰
里奥他爸:那第二高的呢?
里奥:!!!

等里奥有了孩子后
艾玛:爸爸爸爸,为什么要争第一啊?
里奥:傻孩子,世界上第一高的山是什么?
艾玛:不知道
里奥:……

有一天,克利切接到了前女友艾玛的微信
艾玛:克利切,我要和杰克结婚了
艾玛:可我还是忘不了你
克利切被艾玛感动到了,于是他给艾玛发了一条微信
克利切:给我打10万,不然就把这些截屏给杰克。
艾玛:……